一只小老虎为什么这么可爱

只想给小老虎抱抱亲亲举高高!

张继科今天真的太苏了!
看了好多遍那个动图的人
大概无药可救了吧……
根本不舍得不喜欢他啊
好想写文
太苏了!!!

踏书人:

昨天你发烧40度,后来如果不是被弟弟扶着就摇摇晃晃差点摔倒,然而此刻的眼神却是如此坚定。
所以教我如何不爱你?
我的初心,你从来没有变过,多好。

愿你平安,愿你健康,愿你快乐,张继科。

【獒中心/双獒】小老虎和白大褂(1)

这完全是心血来潮的产物,随便写写,随便看看。




张继科,你快点快点变得又白又胖!生病快快好!




这学期太忙了,北方又是大冷宫,很想你了,特别是健康的你!




----------------------------------------------------------------------




----------------------------------------------------------------------




小老虎强打着精神参加完央视的采访后,觉得整个身体都又酸又痛。




疼了一路的脑袋在他从球台边下场后就炸开了一般,现在疼的他有点不知道:助理在他边上叽里呱啦说什么呢?




强撑着继续向前走,小老虎昏昏沉沉的穿过人群,途中被一大群人拦下来了几分钟,迷迷糊糊看见眼前由闪光灯闪过,又继续向前走。




他的蝴蝶等在他上车的沿途,小老虎听见耳边球迷的叫声。就是嗡嗡的有点听不清楚,小老虎一边想一边努力咧嘴笑,笑到一半想到自己还带着一个大口罩,好不容易打起的精神又松懈了下去。




这一松不知怎么回事儿,身体竟然跟着想一侧一软,吓得旁边的助理连忙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手挡在他前面。




这个被扶着的样子,和他平时威风凛凛的样子差远了,小老虎一边生气一边忍不住偷偷又放松了一点点。车子到了,可以上车了,转身和我的小蝴蝶挥挥手,拜拜,拜拜,下次再见。




之后回北京的一路上,小老虎都记不太清楚。发烧的额头摸起来很烫,但是身上一阵一阵冷汗直冒。能坐着的时候,小老虎就想赶快睡觉,睡觉了就啥事儿没有,但是老是睡不好。需要走路的时候,小老虎就努力向前跨步子,其他的都管不了了。




小老虎年年月月发烧的次数也不少,可能因为这次去的活动现场太远了,舟车劳顿折腾来折腾去,刚回家坐在沙发上,体温一量发现温度又升了起来,陪他回家的助理显得有些慌乱。小老虎倒是平平静静地,没事儿,就吃点药睡个觉,你回去吧。




助理不知道该怎么办,有不敢不听小老虎的话。于是把一路医生开的药拿出来放到桌子上,用饮水机烧上热水,然后把小老虎的行李放进卧室,看着小老虎躺进床里。“那科哥,我走了啊,你有事儿打电话。”




小老虎在被子里裹着躺了一会儿,虽然想喝水,虽然太阳穴疼的一跳一跳的,但是全身放松下来的他很快意识就开始模糊了。




“嘎吱”房间的门突然被人开了。操操操,谁还在我家里?小老虎一下子惊醒了,坐起来一看,是我烧糊涂了吗?




进来那个人显然也没想到房间里有人,手里拿来擦头的毛巾顺势掉到了地上。“额,张继科?”那人犹豫着开口问小老虎。




小老虎声音早哑了,只好点点头,又用眼神询问对方的身份。




“额“对方又愣了一下才开口,”我也是张继科,你看出来了吧。”




小老虎掀开被子,准备起身看一下这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是不是自己烧糊涂幻想出来的,被子掀开冷空气迎面而来,小老虎不禁哆嗦了一下。









等小老虎裹着被子坐在沙发上,小口小口喝着滚烫的姜茶,看着“张继科”翻箱倒柜在整个屋子里找食物,还是觉得无法接受自己突然多了一个“哥哥”的现实。




滚烫的姜茶从喉咙流过,小老虎觉得头疼缓解了好多,身上发了汗,一时间比刚才舒服多了。




张继科打开了客厅里的所有的柜子和抽屉,终于在一个抽屉了发现了两包康师傅牛肉面,检查了生产日期庆幸还能吃。张继科回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小老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给你煮个面,刚刚看冰箱里还有几个鸡蛋。”张继科摇了摇手里的方便面,“吃西药退烧快一点,但是空腹吃太伤胃了。”




小老虎乖乖的点了点头,一边回想这两天自己吃过为数不多的饭,一边忍不住开口:“额,那个,你真的是医生?”小老虎犹豫了一下,还是不知道怎么称呼这个比自己大了十岁的“自己”。




“你喝完姜茶去房间躺着,我把面煮好直接端进去,吃了面之后把药吃了,睡一觉烧没退我再给你打一针。”




今年马上快要四十岁的张继科倒是对这个情况接受的很快。其实如果不是小老虎生病了,他大概也会一时缓不过神来。但是当了这么多年医生,病号在眼前的时候,他就只有一种模式——工作模式。他苦恼地反而是不在自己的房子里,常用医药箱不在,他也没法上街去药房,打针这个事情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再说他刚才在客厅里找食物的时候,奥运会的照片也看见了,球迷送的礼物也看见了,也没啥好问的,和小老虎讲的完全吻合嘛。小老虎病怏怏的,听完自己讲的前四十年后脑袋都要不转了,肯定不可能骗他了。




“我不会骗你,骗你我也没什么用,我真的是北医三院的医生,我们那儿今年已经2027年了,咱爸咱妈都一样,我小时候也上无棣四路小学,然后别的你先去床上躺着,等会儿我再说。”




【獒中心/双獒】小老虎和白大褂(1)

这完全是心血来潮的产物,随便写写,随便看看。
















张继科,你快点快点变得又白又胖!生病快快好!
















这学期太忙了,北方又是大冷宫,很想你了,特别是健康的你!
















----------------------------------------------------------------------
















----------------------------------------------------------------------
















小老虎强打着精神参加完央视的采访后,觉得整个身体都又酸又痛。
















疼了一路的脑袋在他从球台边下场后就炸开了一般,现在疼的他有点不知道:助理在他边上叽里呱啦说什么呢?
















强撑着继续向前走,小老虎昏昏沉沉的穿过人群,途中被一大群人拦下来了几分钟,迷迷糊糊看见眼前由闪光灯闪过,又继续向前走。
















他的蝴蝶等在他上车的沿途,小老虎听见耳边球迷的叫声。就是嗡嗡的有点听不清楚,小老虎一边想一边努力咧嘴笑,笑到一半想到自己还带着一个大口罩,好不容易打起的精神又松懈了下去。
















这一松不知怎么回事儿,身体竟然跟着想一侧一软,吓得旁边的助理连忙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手挡在他前面。
















这个被扶着的样子,和他平时威风凛凛的样子差远了,小老虎一边生气一边忍不住偷偷又放松了一点点。车子到了,可以上车了,转身和我的小蝴蝶挥挥手,拜拜,拜拜,下次再见。
















之后回北京的一路上,小老虎都记不太清楚。发烧的额头摸起来很烫,但是身上一阵一阵冷汗直冒。能坐着的时候,小老虎就想赶快睡觉,睡觉了就啥事儿没有,但是老是睡不好。需要走路的时候,小老虎就努力向前跨步子,其他的都管不了了。
















小老虎年年月月发烧的次数也不少,可能因为这次去的活动现场太远了,舟车劳顿折腾来折腾去,刚回家坐在沙发上,体温一量发现温度又升了起来,陪他回家的助理显得有些慌乱。小老虎倒是平平静静地,没事儿,就吃点药睡个觉,你回去吧。
















助理不知道该怎么办,有不敢不听小老虎的话。于是把一路医生开的药拿出来放到桌子上,用饮水机烧上热水,然后把小老虎的行李放进卧室,看着小老虎躺进床里。“那科哥,我走了啊,你有事儿打电话。”
















小老虎在被子里裹着躺了一会儿,虽然想喝水,虽然太阳穴疼的一跳一跳的,但是全身放松下来的他很快意识就开始模糊了。
















“嘎吱”房间的门突然被人开了。操操操,谁还在我家里?小老虎一下子惊醒了,坐起来一看,是我烧糊涂了吗?
















进来那个人显然也没想到房间里有人,手里拿来擦头的毛巾顺势掉到了地上。“额,张继科?”那人犹豫着开口问小老虎。
















小老虎声音早哑了,只好点点头,又用眼神询问对方的身份。
















“额“对方又愣了一下才开口,”我也是张继科,你看出来了吧。”
















小老虎掀开被子,准备起身看一下这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是不是自己烧糊涂幻想出来的,被子掀开冷空气迎面而来,小老虎不禁哆嗦了一下。
















 
















等小老虎裹着被子坐在沙发上,小口小口喝着滚烫的姜茶,看着“张继科”翻箱倒柜在整个屋子里找食物,还是觉得无法接受自己突然多了一个“哥哥”的现实。
















滚烫的姜茶从喉咙流过,小老虎觉得头疼缓解了好多,身上发了汗,一时间比刚才舒服多了。
















张继科打开了客厅里的所有的柜子和抽屉,终于在一个抽屉了发现了两包康师傅牛肉面,检查了生产日期庆幸还能吃。张继科回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小老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给你煮个面,刚刚看冰箱里还有几个鸡蛋。”张继科摇了摇手里的方便面,“吃西药退烧快一点,但是空腹吃太伤胃了。”
















小老虎乖乖的点了点头,一边回想这两天自己吃过为数不多的饭,一边忍不住开口:“额,那个,你真的是医生?”小老虎犹豫了一下,还是不知道怎么称呼这个比自己大了十岁的“自己”。
















“你喝完姜茶去房间躺着,我把面煮好直接端进去,吃了面之后把药吃了,睡一觉烧没退我再给你打一针。”
















今年马上快要四十岁的张继科倒是对这个情况接受的很快。其实如果不是小老虎生病了,他大概也会一时缓不过神来。但是当了这么多年医生,病号在眼前的时候,他就只有一种模式——工作模式。他苦恼地反而是不在自己的房子里,常用医药箱不在,他也没法上街去药房,打针这个事情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再说他刚才在客厅里找食物的时候,奥运会的照片也看见了,球迷送的礼物也看见了,也没啥好问的,和小老虎讲的完全吻合嘛。小老虎病怏怏的,听完自己讲的前四十年后脑袋都要不转了,肯定不可能骗他了。
















“我不会骗你,骗你我也没什么用,我真的是北医三院的医生,我们那儿今年已经2027年了,咱爸咱妈都一样,我小时候也上无棣四路小学,然后别的你先去床上躺着,等会儿我再说。”

















玩了一晚上了^o^

裤衩:

做了个大赛版2048 很自家审美了!!执念更深玩得停不下来
网址评论

【劳驾大家取关】

承蒙大家曾经对我所写文章的喜爱。

如今,心情早已天翻地覆。

如今,我只喜欢张继科。

不会再产出任何cp有关文章。

对不起大家的等待,麻烦大家取关吧。

然后,江湖从此不必再见。


【all獒/獒中心】心跳

一直在我心中的几个画面,被我流水账般的写出来了。永远爱你。

-----------------------------------------------------------------------

累。

滚热的汗水还在一颗一颗向下流,流过眼角和鼻尖后,重重地落在地上时。落地的那一刻,一颗颗汗水用力地砸向地面。于是,它留在世间的最后模样,是一朵花,一朵永久地盛开的花。

球拍握在手里,他的眼里只有对方手里的那颗白球。

会输吗?

身体变得越来越重。今天左脚的绷带缠得太紧了,他有点儿喘不过气。

张继科拿起毛巾。这小球如今大的像个灯泡一样。他一边擦汗一边这样想着,不由被自己的想象力逗乐了。

他妈的老子还怕你不成,张继科在心里骂了一句。他偷偷地转了转脚踝,疼是不疼了,就是还跑不起来,他无奈地咧嘴笑了笑。

场馆里很闹,刘指导在场边着急地满头大汗,几乎没法安稳地坐在教练座上。观众席也很闹,有加油声,有议论声。但是张继科都不想去听,他竖起耳朵,只想听那颗白灯泡接触球台的声音。

那是他的心跳。

 

马龙心不在焉地站着,对面记者说的话不断涌进他的脑海,然后一刻不停留地溜走。等他自己回过神的时候,问句已经脱口而出,“打完了?”

他下意识地扭头在场馆里找了找,没有那个人的身影,倒是看见刘指导正在和秦老师说话。马龙回过头来,继续应付记者的问题。

 

周雨把房间里的空调打开,调好温度。他把浴缸放满水,把买好的粥放在床头,又把海苔和巧克力棒放在粥旁边。巧克力棒被他弄得整整齐齐的。

怎么还没有回来,周雨跑到阳台上去看从球馆回来的路。他从窗口望下去,正好看见张继科背着球包一个人站着。这是在干嘛?周雨推门往外走了几步,又退回来。

半分钟后,他看见路边停着的一辆车里急冲冲钻出一个人来,手里拿着一块球板。这人把球板和马克笔一起递到张继科眼前。

周雨看着他哥低头在板子上认真签名,然后拒绝了路人合照的要求,背着包一脚深一脚浅地往酒店里走。

我操他妈的,这个时候签什么名!小豹子生气地把拳头在空中对着那个路人挥了挥,看不出来我哥很累吗?

 

“哥,你······”

张继科坐在床沿,正在脱鞋。

“小雨,”他的语气和前几天一样,“来帮我松一下绷带。”他说罢向床上一躺,两手垫在脑袋后面,尝试着放松自己僵硬的身体。

“哦。”周雨坐在床边,用手抓住张继科左脚的脚踝,一圈一圈地把白色的绷带取下来。“哥,浴缸里的水都放好了,磊哥带了粥回来,你要是饿了就吃一点。”

没有回答,周雨抬头去找他哥的眼睛,刚好看见他哥胳膊上的纹身。

这纹身刚有的时候,全队的人都羡慕地不得了,但是,只有他和小胖能够在哥面前撒撒娇,换取摸一摸的机会。

那个时候他和小胖要是打比赛输了,就去找张继科,等张继科赢下自己的比赛,带他们溜出去吃肉。

“哥?”周雨轻轻推了推张继科,没有动静。

他把被子从张继科身下扯出来,仔细地把他哥从头到尾裹好。他把空调调高一度,把窗户关了大半,只留一条小缝通风。然后他关了灯,蹑手蹑脚地出了房间。

 

封闭训练的时候,张继科的身体状况就不太好。不过用他自己的话说,不发烧不恶化就是最好的状态,总比被迫退赛强啊。

他晚上睡不好,有时是脚疼或者腰疼,但是更多的时候就是单纯的睡不着。每天早上醒得也早,七点还没到就坐在椅子上玩手机,等同寝的周雨收拾好去吃饭。

周雨觉着奇怪,偷偷问了龙队又问了大蟒。一群人趁着训练间隙讨论了半天,结果是周雨和方博大晚上拉着张继科,硬要教他开黑。

教练组对张继科这次世乒赛没什么要求,所以训练都是他自己做主。

肖战一走,他背后的科研队伍也跟着去了女队,张继科只能自己摸索新球的规律,和刘国正讨论技战术套路。刘国正才当一队教练,没上手的事儿一大堆,能给张继科的也只有几句话罢了。

张继科想练球。

有一天他一个人琢磨新球入了迷,恰好马龙和许昕被叫去开会,其他小队员又不敢打断他。于是等他回过神来,就发现训练馆里只剩他一个人了。

他突然觉得很开心,训练馆里很安静,只有乒乓球在球桌上跳动的声音。这种安静和几年前没有变化,让他觉得莫名安心。

等冲了个澡,背着球包走到食堂,看见小胖还在吃饭,面前放了好几盘菜。他走上前去伸手直接开始蹂躏小胖的头发。

小胖嘴里还包着一口饭,哼哼唧唧半天张继科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他拉过椅子坐下,看着小胖着急咽下嘴里食物的模样,笑得弯了眼。

小胖艰难地吞下这口饭,把他面前其他几个盘子往张继科面前一推,“哥,给你留的菜。”

然后小胖屁颠屁颠跑到打饭窗口的后面,叮叮当当一阵响后,又端出来一碗紫菜蛋花汤和一碗热气腾腾的饭。

张继科吃了一口热饭,又喝了一口热汤,然后在小胖热切的期盼中夹了一筷子肉丝,他也有点饿了,哗啦哗啦开始大口吃饭。

小胖就坐在一旁,两手撑着脸,安静地看着张继科吃饭。方博打的那盘菜最先被吃完,他和闫安打的菜都还剩一半多。张继科喝了口汤,放下筷子,开始研究周雨留下的那个布丁。

“哥,还有这么多菜,你不吃啦?”小胖右手在桌下偷偷捏成拳头,下次要找博哥取经,毕竟是常去科哥家吃饭的人,果然对科哥的口味更清楚。

张继科嘴里叼着塑料勺,又伸手摸了摸小胖的头,“你哥我又不是八一队的。”

小胖还愣着,张继科自己先笑得皱纹都出来了。

 

晚饭是在酒店里的餐厅吃的,大家都吃的有点儿闷闷不乐。马龙和许昕打完比赛回来,先去找了周雨,又去找了刘指导。女队晚了一点回来,肖战先是说不吃饭了,一个人就往楼上跑。后来过了十来分钟,又和王皓一起坐电梯下来,两个人坐在餐桌旁,老半天也不夹一筷子菜。

 

时间倒是照样过的飞快,晚上十点了,小胖还留在周雨的房间。他们俩也不说话,都坐在床边发呆,偶尔相互对视一眼。后来还是周雨开口让小胖去睡觉,小胖张嘴张了半天,最后才问:“科哥他······”“他回来就睡了,什么话也没说······”周雨顿了顿,“你快回去睡觉吧,现在谁也不能做什么。”

马龙和许昕倒是在张继科的房间里,他俩硬是跟着刘国正敲开了张继科的房门。张继科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刘国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的话,绞劲脑汁说了几句,就走了。

张继科本来想顺势把马龙和许昕也赶回去:“两位爷明天不是还要比赛吗?快去歇着吧。”

谁知道许昕一屁股就坐在床上,捞了一根床头的巧克力棒开始呼哧呼哧的吃起来。马龙一双发亮的小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张继科一番,一手就摸上了张继科的额头。

这几个月张继科有一小半的时间在高烧,另一小半的时间在低烧,马龙这个动作做得很熟练了。

这两兄弟是赶不走了,张继科踹了许昕一脚,在许昕旁边坐下,乖乖地接过龙仔从保温桶里拿出的粥。

马龙看着张继科吃了几口粥,转身进了浴室,先把一缸冷了的水放掉,然后再开了热水。

许昕一边吃着巧克力棒,一边偷瞄张继科的表情。张继科不太想说话,发现瞎子拙劣的偷看技术,也不想说话。

他不说话,许昕也不太敢说话。倒是马龙从浴室出来后,勒令张继科把粥喝完,又捉着他的脚检查了一番,然后把他推进了浴室。等张继科裹着浴巾出来,马龙又把吹风机塞进张继科手里,看着张继科麻木地吹干了头发,才领着许昕出了房门。

张继科需要一个人呆一会儿,这点大家都明白,但是又都放不下心。

许昕直到走出了房门,脑袋都晕乎晕乎的。

虽然他们兄弟俩每次都是这样分工,一个负责耍无赖,防止张继科赶他们走,一个负责收拾张继科。但是许昕还是在他师兄这一串潇洒的动作中感叹道,还是老马能治的住老张啊。

 

张继科躺在床上,热水澡使他的身体完全放松了,酒店的床很软,他感觉好像陷入了一片大海。

没有边际,他闭上眼睛,还能听见乒乓球跳动的声音。

 

决赛的时候张继科没有去看,说是手心手背都是肉,这比赛看着难受。王皓看着张继科,也不忍心让他去看,叨叨唠唠嘱咐了几句,就带着其他队员去了球场。

张继科当真没有看比赛,他扯着大飞的袖子,说想去吃拉面。

大飞看着眼前的张继科。虽然他极力压抑自己的情绪,但是还是像一个孤零零的,可怜兮兮的小狗,他的眼睛湿漉漉的,小脸不自知的露出委屈的表情,眉头微微皱着,说完话还抽了抽鼻子。

到了拉面馆,张继科吃面吃的肉眼可见的不专心,低着头,用筷子去戳漂浮在汤上的葱花。大飞知道小祖宗心里不好受。其实这样的结果谁都不意外。

之前张继科说还想拼,大飞到还想劝他不要对自己太狠,本来都一身伤了,这以后老了谁照顾。结果看着肖爸和张继科碰杯过后开怀大笑,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

肖爸调走的那天,他去队里找张继科,做好了找不到人的心理准备。结果一踏进训练馆,他就看见张继科和秦老师在谈话。张继科一边喝着水一边点头。不知道秦老师说了什么,张继科还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大飞一时没料到这个情况,愣在门口呆呆的看着。

他想,狗子就是嘴里不说,肖爸走了他心里指不定多难受呢,这打开方式不对啊。

他转头去找方博,看见博儿一个人坐在板凳上,头上盖着毛巾,浑身散发的小爷我心情很差的气息。这打开方式还差不多吧。

一直到后来大飞看了那期《鲁豫有约》,才觉得狗子这一两年长大了太多,越长大越让人心疼。

“情绪肯定是有的,肯定会觉得不舍嘛。”

“那些没用的情绪,我可能就屏蔽掉了。”

多少双眼睛看着他,多少个镜头对着他。哪里还能任性,他必须变成那个思想觉悟高、起表率作用的老大哥啊。

 

回国刚下飞机,张继科就去参加跨界歌王的彩排。节目是之前就说好了的,他让大飞先把爸妈送回去休息,自己坐着节目组派来的车就走了。

他不习惯在舞台上的唱歌。彩排第一遍他站在舞台中央,觉得自己像根木头,唱完歌自己都尴尬。导演组和他沟通后,安排他在舞台上走几步,他乖乖的走了几步,还是有点别扭。

彩排完已经中午,局里临时通知要开会,他就回到局里,坐在位子上听的昏昏欲睡。头有点沉,耳边的声音变得嗡嗡的,反正不会和他有太大的关系,他也提不起精神。

坐在女队那边的肖战侧着头看了好一会儿继科。继科两手叠放在一起,规规矩矩的坐着,眼皮耷拉着,时不时用手挠挠头。肖战心里想,他的宝贝已经长大了。

在德国训练时,他的宝贝和他练球之前,也是这样规规矩矩地站在刘指导面前,等待批准。哪像第一次世乒赛的时候,小老虎没能上单打,庆功宴的时候任凭自己怎么劝也不去。

这一次,小老虎却一声不吭地坐在弟弟们中间默默地看手机,被点名了就举杯子起来从容地敬个酒。

会议室的空调开的很足,张继科昏沉沉的,觉得有点冷。他扯了扯衣服,想把身体都缩进去。手也冰凉冰凉的,还好嗓子不疼,有点痒。

樊振东就坐在张继科右手边,上面来的领导正在表扬他和马龙,他坐的笔直,一副认真的模样。直到讲话重点不在他身上,他才小心翼翼的把自己面前的热茶向左挪,挪到他哥面前。

下午又去录跨界歌王,录制完北京的天都快亮了。

张继科想了想,还是让大飞开车把他送回了运动员公寓。公寓的房间里早就没什么吃的,还好大飞早料到了,晚上多买了饭菜。张继科稀里糊涂吃了大半碗饭,草草洗了澡,又吃了片感冒药,终于上了床。

这日子过的真是憋屈。

张继科躺在床上,虽然骨头缝里都累得不行了,却没有办法立即入睡。

他耳边还是乒乓球跳动的声音。他还想打比赛。

之后又录了两档节目,节目组倒是惊喜地认识到了张继科的好脾气。他几乎是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张继科习惯了综艺录制的流程,时不时说两个段子或者做几个夸张的表情,录制很快就完事儿了。

他已经习惯了。

飞成都的飞机上,张继科坐在位置上,闲不住似的动来动去。马龙发现了他的异常,瞪着眼睛盯着他看,搞得他心虚的不得了,整个人只好在位置上僵着不动。

龙仔真的越来越盐了,不笑的时候吓人的很。

“垫着。”马龙找空姐要来靠枕。

“龙仔,你怎么一点儿都不可爱了。”张继科笑着打趣道,“你还是不是那个冰雪聪明的小白龙啊?”

“垫着,不然,昂,我给秦老师说了。”

张继科缴械投降,接过靠枕垫在腰后。

结果龙仔还是给秦老师说了,并且不光秦老师知道了,就连邱哥也知道他腰伤又犯了。

“总局一天到晚在搞什么鬼,让你跑来跑去的,好好一个年轻小伙子被折腾的一脸憔悴。”邱贻可坐在张继科身边,说着一口椒盐味儿的川普。“肖指导还给我打电话,让我照顾点儿你。你就退了赛安心回去养会儿伤,抓紧时间休息休息吧。”

张继科一边有节奏的点着头,一边看着马龙许昕和小胖的训练。他被勒令取消训练,一群人怕他坐不住,就找了邱贻可来陪他。

“继科!你听你哥说话没有?我脾气要上来了啊!”邱贻可瞅着张继科跟着球动来动去的眼睛,就知道他根本没认真听。

“哥,你帮我件儿事儿呗?”张继科眼睛还是盯着球,嘴巴动了动,蹦出一句话。“你们四川队不是在隔壁训练吗?找个小孩儿跟我打打呗?”

“嘶,你小子!”邱贻可差点想一巴掌拍到张继科腰上,让他记住自己还伤着呢。

“哥,我就想碰碰球。没别的想法。”

 

张继科站在舞台上。他知道背后的大屏幕上放着他里约的比赛片段。

这首歌这半年来他听了很多遍,每一遍都有不同的画面。

这一次,他仿佛又回到了里约的赛场,他听见周遭韩国队的加油声,听到刘指导的拍手声,听到裁判报出的比分,听到自己的喘息。

“永不改变!”

一切声音都消失了,他又听见了乒乓球跳动的声音,和他的心跳融为一体。

 

轻松吗?

不轻松吧。


真的无法劝解自己
那么惨烈的竞争 还有位置吗
我知道
我什么也做不了
为你

你不需要我
然而我却那么需要你

想你好
想你好
想你好

想念科科的赛场啦!
还有二十分钟,发一张自己乱涂的科科!
爱你!